我的新郎逃婚了txt下载(我的新郎逃婚了txt 百度网盘)

我的新郎逃婚了(喝口雪碧)_我的新郎逃婚了免费阅读

【追不到妻火葬场/你敢逃婚礼,我敢换新郎】B市整个豪门圈子都知道,阮芷音有多么喜欢秦玦。她亦步亦趋跟在秦玦身后多年,看着他从青涩到成熟,然后,终于等到了两人盛大的婚礼。秦阮两家联姻,婚礼当天,新郎秦玦却不知所踪。阮芷音知道,秦玦已为了自杀未遂的前女友赶去C市。宾朋满座,期盼多年的婚礼上,她对秦玦彻底死心。不愿让阮家沦为笑柄的她,咬牙拨通死对头的电话:【程越霖,现在来娶我,一年后离婚,北城项目给你】那边程越霖对着满地的烟头,握着手机挑眉:【阮大小姐新郎跑了?成啊,等着,爷来娶你】第二天,秦少爷和好友回到B市,接机的助理面色踌躇。好友:“难不成阮芷音要解除婚 我的新郎逃婚了未删减百度云

我的新郎逃婚了txt下载(我的新郎逃婚了txt 百度网盘)

五月,岚桥市。

浮云低沉,天气酝酿着闷热。台风刚过,空气中裹挟着湿润雾气,伴着微风从窗口吹进房间。

时钟滴答,缓慢指向八点整。

门外适时传来一阵轻响,得到阮芷音回应后,康雨穿着一身干练职业装走进酒店总套房间。

她就职的Merbeil是业内口碑最好的婚庆公司,专门服务高端客户。当然,提供的服务也绝对体贴细致,对得起百万承接费用。

两个月前,Merbeil接到一场豪门婚礼委托。内部竞争后,康雨脱颖而出,正式拿下这场豪门婚礼的策划。

SIMO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风格是简洁素净的典雅,却又不失隐藏在细节里的奢贵。就连茶几上随意摆放的水杯,都是Queen-W定制。

走进房间后,康雨看见新娘阮芷音默不作声地站在窗边。

她挂起得体笑容,体贴询问:“阮小姐,时间还早,您要不要先休息下?”

对方闻声回头,明亮的凤眸清澈动人,柔光似水。栗发红唇,巴掌大的鹅蛋脸上五官精致,天鹅般的肩颈线,肌肤皓白如玉,欺霜赛雪。

娇艳却不染半分风尘,只是披着件松垮的浴袍,却让同为女人的康雨都惊艳得险些移不开眼。

美人的视线定格在墙边不停走动的挂钟,随后淡淡一笑,轻柔反问:“还早吗?”

嗓音很低,像是在问康雨,又像是自言自语,这让康雨有些不明就里。

毕竟现在刚过8点,按照婚礼流程,还有两小时秦总才会过来。

作为婚礼策划负责人,康雨自然对新郎新娘有所了解。

秦家是屈指可数的显赫名流,新郎秦玦更是秦氏现在的掌门人。

这位大名鼎鼎的秦总是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子,含金汤匙出生,念书时一路名校。国外求学时创业公司成功上市,继承家业后又促成业界最大的医疗并购案。

然而金光闪闪的钻石王老五,最令人津津乐道的却是一则绯闻。

不少八卦账号说这位风姿绰约的秦总和娱乐圈新晋小花林箐菲有些暧昧,康雨自然也有好奇。

可这段时间接触后,她又觉得秦总对未婚妻阮小姐的体贴爱护不似作假。

阮小姐容貌气质俱佳,便是与在娱乐圈姿色出众的林箐菲相比也毫不逊色。

听闻她当年以岚桥市文科榜眼的成绩考进A大,而后又进劳顿商学院深造,妥妥的学霸。

这么一位家世显赫的名媛闺秀,履历优异不说,为人更亲和不摆架子。两个月下来,康雨已经成了阮芷音的忠实拥趸。

小花林箐菲背景深厚,负面新闻都被删得干干净净,但康雨还是听来往的编剧朋友说,林箐菲拍戏时惯会摆谱。

那位秦总只要不是瞎了,哪会放着美若天仙的未婚妻不喜欢,拿林箐菲这个只会铺天盖地营销美貌的鱼目当珍珠?

康雨觉得,或许绯闻只是流言,不过是网友们在捕风捉影。

阮芷音不知康雨心中所想,她垂眸看眼手机,关上窗走到沙发落座。

“康雨,我记得你是北遥人,有没有算过从北遥来岚桥需要多久?”

“搭飞机的话不到两小时,嗯……不过今天例外。我有朋友想来岚桥玩,原本定了今天的飞机,可刚看他朋友圈说北遥那边不少航班都取消了。”

岚桥和北遥都是海滨城市,这个季节多台风,航班也偶尔受天气影响延误。

康雨刚说完,她的两名同事便推着挂了婚纱的衣架走进来。

阮芷音姿态慵懒,半倚在沙发上随意地点头,不再多谈。

……

总统套房里有独立的衣帽间,阮芷音进去换装。

婚纱是阮芷音的好友顾琳琅个人设计品牌的特别定制。

洁白的薄纱层层叠坠,珍珠和碎钻足足镶了几百颗,微光闪闪。修身的一字肩设计,凸显出性感精致的锁骨,和曼妙迷人的身姿。

不得不说,这件婚纱和阮芷音是绝配,众人都直呼好看。

婚礼团队的执行助理赵荷此时走了过来,帮忙整理裙摆。

阮家这些年不及秦家,但也是岚桥数得上的名流。最重要的是,阮芷音即将嫁入秦家,正式成为秦太太。

赵荷有心讨好,顺手整理婚纱的同时,也说着好话。

“阮小姐,我跟过不少客户,还是头回碰到秦总这么帅气的新郎。秦总说你们16岁就认识了,要我说,情窦初开的感情都是最真挚的。”

对方的态度揶揄殷勤,但阮芷音却兀自出神,最后礼貌勾唇,并未搭话。

赵荷有些尴尬,还好阮芷音的手机适时响起,来电显示给了她转移话题的机会。她脸上堆笑,打趣说:“秦总真体贴,这会儿还要打电话。”

康雨见阮芷音微微蹙眉,以为她是不喜赵荷的做派,扬声道:“好了,别打扰阮小姐了,我们再去对一遍婚礼流程。”

版权声明:本文图片和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联系客服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utaowang.com/1636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