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丁安子晏电影完整版(麦丁与安子晏是什么电视)

麦丁在门外的声音,吵醒了安子晏。他躺在床上,用手枕着头,听着麦丁如何骂自己,如何爱自己。 等他站起来打开门时,麦丁已经不在了。 第二天,麦丁就决定避开安子晏。因为昨天晚上竟然一时冲昏头脑跑去说了那种蠢话,现在安子晏也知道自己喜欢上他,还有什么脸,安子晏该讨厌自己了吧,他是直的,却被个弯的喜欢,麦丁越想越觉得后悔,越想越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连吃老鼠药的冲动都有。当麦丁上厕所回来时,看到安子晏,他又跑

麦丁在门外的声音,吵醒了安子晏。他躺在床上,用手枕着头,听着麦丁如何骂自己,如何爱自己。

等他站起来打开门时,麦丁已经不在了。

第二天,麦丁就决定避开安子晏。因为昨天晚上竟然一时冲昏头脑跑去说了那种蠢话,现在安子晏也知道自己喜欢上他,还有什么脸,安子晏该讨厌自己了吧,他是直的,却被个弯的喜欢,麦丁越想越觉得后悔,越想越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连吃老鼠药的冲动都有。当麦丁上厕所回来时,看到安子晏,他又跑回厕所了,躲在厕所里撅起屁股向外观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变态。当安子晏路过教室时,麦丁就用书把自己遮住;在楼梯间碰到时,安子晏还来不及说话,麦丁就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安子晏面前。

麦丁像个雷达,只要搜索到范围内有安子晏,他跑得比谁还快。就这样过了几天,麦丁上完课,拿着书正准备回寝室时,就看到安子晏靠在外面栏杆上。

“麦丁,你还想躲我多久?”

麦丁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要怎么办,把手里书朝安子晏扔去,掉头就飞奔。安子晏也跟着跑了过去,不过谁叫麦丁的腿要短一点,安子晏一下就抓住了麦丁的手腕:“你这家伙。”

“放开我,不然我叫人了。”麦丁使劲的挣扎。

“你叫个屁啊,跑什么跑。”

“我没脸见人,没脸见你。”

“为什么?”

“你还要问,还不就是因为我那天晚上说的那些。”

“说的哪些?”安子晏决定假装不知道这件事,免得这家伙会一直躲着自己。

这下麦丁安静下来,盯着安子晏:“你没有听到?”

“听到什么?”

麦丁心里松了口气,原来安子晏没有听到,看来老天也是在帮自己的,那样他又可以当回安子晏的朋友了,只要不被他讨厌,麦丁愿意退而求其次。他突然换上了笑脸:“真是的,干嘛不早说”

这人,变脸比翻书还快。

果然是白痴一个,这么好骗,那晚说那么大声,怎么可能听不到。安子晏心里这么想,但是并没有说出来。

就这样,安子晏和麦丁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回到了从前。可是,就算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毕竟麦丁还是不能像从前一样那么坦然的面对安子晏了,在朋友这个位置上,他难过又庆幸,这种让人矛盾的心态一步步的把麦丁逼到绝境。他有时想还不如说出来让人痛快点,讨厌就讨厌,可是他不敢,他并没有做好这个准备,他不想拿失去安子晏来当赌注。

这晚,是李明的生日,李明请了几个朋友到馆子里去搓一顿,当然麦丁也去了。麦丁这才发现,李明大多数朋友都是女的,像那种足不出户的人竟然会交到这么多女xing朋友,麦丁有时候不明白女生到底在想什么,她们是透过什么样的视角来看男人的。

李明介绍了一下,但是麦丁还是没怎么记住她们的名字,吃饭时,李明的几个女xing朋友突然就提到了安子晏:“阿明,你觉得安子晏会看上我吗?我再怎么也有点姿色吧。”

李明斜眼盯着那个女的:“你就别再东想西想了,人家安子晏早就有女朋友了。”李明一说出话,就后悔了,他看到麦丁的脸色明显越来越黯淡。李明使眼色,让女xing朋友去安慰一下麦丁,结果女xing朋友一过去,刚想说什么,麦丁挥挥手:“没有用的,我现在是弯的了。”

除了李明,没人知道麦丁在说什么,李明上前把麦丁的酒满上:“今天我生日,你别愁眉苦脸的跟死了人一样,来,陪我喝一杯。”

麦丁举起杯子,一饮而尽。接下来的场面就是标准的借酒消愁了,麦丁喝了越来越多的酒,到最后意识都开始模糊,越看李明越像安子晏,扑到李明的身上:“跟你做朋友让我好辛苦啊。”

李明快被麦丁勒的喘不过气,有些同情,看来这家伙是真的很伤心。

于是决定做一回好事,他对着那些也喝的差不多的朋友说:“你们先回去。”

“要不要我们把他抬回去。”

“不用了,我叫他家人来接他。”

那群人也跟着散了,李明想把麦丁推开,可是根本就推不开:“你给我放手,看清楚,老子不是安子晏,是李明。”麦丁抬起头,又仔细看了看李明的脸,然后又趴在他肩上:“少骗我了,李明长得那么丑,我怎么会认不出来。”

“你信不信老子把你扔在街上不管了。”李明气得差点吐血,但还是拿出手机,拨了他们隔壁503一个室友的号码:“喂,小阳,不好意思,麻烦你一件事,你去501帮我托个口信,就说麦丁喝醉了,在学校外面右边转角那个烤鱼店外面。”然后挂断了电话,看着麦丁的脸,不禁感叹,男人喜欢上男人还真是辛苦,要顾忌的事那么多。

没过多久,安子晏就出现了,冷冷的看着这两个在大街上抱着的男人,皱着眉走过去,一把把麦丁拉到了自己身上:“没你的事了。”

李明觉得安子晏和麦丁至少有一点是相似的,都是没心没肺,自己明明是好心,这边被麦丁骂丑,那边被安子晏冰冷的眼神快要戳穿了。但他也不敢说什么,急匆匆的走了,再不走,寝室都要关门了。等李明走后,安子晏看着满身酒气的麦丁,脸更黑了。

麦丁凑近安子晏的衣领使劲的闻着:“你怎么突然变香了?”刚说完这句,胃一阵翻涌,弯下身就在路边吐起来,手还抓着安子晏的衣袖,安子晏咬着牙帮麦丁拍背,力道不是一般的重,麦丁差点没把肠子吐出来,直起身:“你想把老子拍死啊。”

“老子就是这么想的。”

“你干嘛那么生气?”麦丁虽然喝醉了,但是他还是明显看到安子晏的脸比平时更冷了,皱着眉头。但是他没时间想那么多了,头又痛,刚刚吐了,喉咙又痛,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我好不舒服。”

“你自找的。”麦丁总是有能力让安子晏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你以为我想,还不是你这个禽兽害的。”麦丁指着安子晏嚷嚷。

“吵死了,快点走。”安子晏拖着麦丁就走,但是麦丁就像吃了软骨散一样,根本就走不了几步,安子晏翻了个白眼,蹲下身就把麦丁背了起来。昏黄的路灯照着两个人,把两个人的身影拉的好长,麦丁趴在安子晏的背上,微风迎面吹来,带着安子晏的气息吹进麦丁的心里,他紧紧的抓住安子晏的衣服。等到学校门口时,安子晏看看时间,寝室已经关门了,再看看背上的麦丁,本来以为他睡着了,却没有想到他一直都盯着自己。

安子晏掉转头朝公交车站走去,麦丁问:“我们是要去哪里?”

“我家。”安子晏把在背上渐渐往下滑的麦丁往上面提了一下。

“你想对我干嘛。”

安子晏不想搭理麦丁,等走到公交站时,他把麦丁放下来,麦丁还是昏昏的。好不容易最后一班车来了,安子晏就拖着麦丁上了车。现在已经没什么人了,他们坐在最后一排,安子晏靠着窗,盯着窗外。

突然麦丁像想起了什么,在自己包里左右摸索。

麦丁终于摸出了包里的彩票,伸到安子晏面前,自嘲的说:“为什么我总是这么倒霉,老是不能中奖,你说我是不是在上帝眼角上,不然他为什么总是看不见我,不让好运降临在我身上。”竟然喝醉了,还在想中奖的事。

“你要钱来干嘛。”

“我要做的事好多,比如去马尔代夫旅游啊,买所别墅啊,把自己换成满口金牙啊。”

“你就这点出息。”

“可是现在,安子晏,如果我中奖了,我花光所有的钱也要把你买过来一直呆在我身边。”

“你以为老子是想买就能买得到的?”

“我想不到除了钱,我还有什么资本让你留在我身边。”麦丁喃喃的说着,歪倒在安子晏的肩上睡着了。

安子晏侧头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的麦丁,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麦丁的身上。

公交车行驶了十多分钟就到达了安子晏的房子,为了上学方便,他爸特意给他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房子。安子晏推推麦丁,麦丁迷糊的睁开眼,看到安子晏站起身下了车,也慌忙的跟了下去。

到了门口时,安子晏拿出钥匙开门。

“真是不好意思啊,交了我这种朋友尽给你添麻烦,你大可以不管我的,刚刚睡了一下,头也没有那么痛了,我去附近找间旅馆住好了。”麦丁觉得虽然安子晏脸上面无表情,但是心里肯定很烦自己。

“你觉得我会让你住旅馆?”

“没关系的,虽然我们是朋友,但你也不用…”麦丁的话还没有说完,安子晏就抓住了麦丁的手腕,麦丁的手被抓的好痛。

“别给我满嘴朋友,朋友的,听了就火大。”手一拉,就吻住了麦丁的唇,一点点的覆盖,这下麦丁的酒全醒了,瞪大眼睛,却不想推开,只是呆呆的任凭安子晏在自己的嘴里掠夺。

如果这是梦,那麦丁就不打算醒过来了。

麦丁像个木头一样站在那里,对于自己的吻一点反应都没有,安子晏终于忍不住骂道:“你他妈是死人吗?”

这个吻来得太快,让麦丁措手不及。可是,梦里的事为什么会发生在现实里?

难道,上帝终于看到站在眼角的自己?

版权声明:本文图片和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联系客服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utaowang.com/1694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