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无常的故事(黑白无常名字)

说起勾魂使者,大家都知道叫做黑白无常。在幽冥世界,黑白无常到底是啥地位,厉不厉害呢?黑白无常每天负责勾魂,工作劳苦,会不会出错呢?如果被错勾魂魄,有没有可能还阳呢?今天就和朋友们讲一个有关被黑白无常错误勾魂的故事。故事出自宋代《太平广记》。  唐朝苏州人吴全素,极有才名。但文章憎命达,吴全素上长安考了五年,依然没能中举。  元和十二年,吴全素租住在长安永兴里,准备明年再战。  十二月十三日那天,吴

说起勾魂使者,大家都知道叫做黑白无常。在幽冥世界,黑白无常到底是啥地位,厉不厉害呢?黑白无常每天负责勾魂,工作劳苦,会不会出错呢?如果被错勾魂魄,有没有可能还阳呢?今天就和朋友们讲一个有关被黑白无常错误勾魂的故事。

故事出自宋代《太平广记》。

黑白无常的故事(黑白无常名字)

  唐朝苏州人吴全素,极有才名。但文章憎命达,吴全素上长安考了五年,依然没能中举。

  元和十二年,吴全素租住在长安永兴里,准备明年再战。

  十二月十三日那天,吴全素结束了一天的功课,躺在床上正冥想呢。微光中出现了两个人,他们身穿白衣手拿竹板,和贡院里举牌引荐的人一个样,吴全素感觉有点点不对劲,他随口问:“朝廷里正规的考试,都有标准的时间,为什么要晚上来带我去?”

  两位使者也不多说,只极力邀请,吴全素想看看也行,于是披衣下床跟着。

  不知不觉间,他们三人就出了大城,过了子城,离开远门二百多步了。一路继续向北,吴全素发现和记忆中的长安不太一样。原本宽阔的官道只有二尺来宽,路两边不是庄稼地,而全部都是淤泥,一眼望不到边。吴全素看的心里发毛,恐惧油然而生。他四处瞧去,只见淤泥里到处有人,身披枷锁的,被拖着走的,被拎着的,绑在一起的,男女互相拉扯的,和尚道士口袋里装着的,几百个可怜人,艰难地前行,他看看自己,走的却又很平稳,没有那种身陷泥泞的感觉。

  大约又走了几里,又进了一城,吴全素基本肯定自己不在长安城了。他在长安住了五年,虽没游遍,但长安周围,并没有另一个大城,也没听说有一个能同时容纳千多人的大官衙。只是,他还没想明白,就见佩刀的军吏们开始吆喝,众人分成小队,五十人一组,大家按次序前进,吴全素看了看,自己分在第三小队。

  官衙正中有大殿,当中坐着一红衣官员,左右分别站着几十人,衙吏点名,一边交付执行,有要送去磨的,有被送去煅烧的,也有要被送去放水里煮的……。吴全素听来,全身发冷,他忽然明白路上看到的是什么。原来他已经死了,那两个使者就是黑白无常了!他正被地府审判呢。

在幽冥世界中,黑白无常其实是个很小的神,也就相当于阳间的捕快,职位比判官要低,更无法与阎罗王相比了。

  意外的是,四十九个大名点过,吴全素却并没有被分配到。“见多识广”的吴全素忽然顿悟:别人都自动提交任务,只有他是例外,或许本不该死。

黑白无常的故事(黑白无常名字)

  吴全素站在殿中,大声喊冤:“我向来奉行儒道,我的寿命还没完,我不该死!”

  判官才注意到他,说:“冥司里的案牍,全都分明,可以根据原始记录追查,怎么能妄加投诉?”

  吴全素猜想自己的死期没到,于是大着胆子说自己不该来这里,请判官查验生死簿。

  判官令人拿来吴郡户籍,查出吴全素元和十三年中明经,之后还有三年阳寿。判官拿着生死簿,沉吟了一会,说三年眨眼就过了,反正以后也没当官的命,那就不如不回去算了,来来去去的,连整理案卷的工夫都省了。

  吴全素心里有了底,声音更大了,说离开家乡已经五年,能够衣锦还乡回去,多好,何况成名后还有三年日子好过,自己还是得回去。

  判官让两使者快点带他回去,说吴全素命薄,再不快点天就亮了。

  吴全素出城,再不见来时的淤泥,走到开远门时,两位使者说他的命太薄,天亮就回不去了,虽然这里面有判官的功劳,但是他们两个人,功劳也不小,他们过得穷,吴全素得各给五十万钱的好处。

  说到底,有钱能使鬼推磨!无论在哪个世界,没钱是万万不行的!

听说要一百万钱,吴全素吓得一愣一愣的。两位使者笑着说不用担心,“你姨父住宣阳当户部官,有钱得很,一句话的事。”

  三人一起到宣阳吴全素的姨父家里,两位使者站在门口。吴全素如往常一般进门,向阿姨和姨父行礼问好,但他们并没有任何回应,他只好用手去围住灯,结果整个房间都暗了。姨父说,鬼物恼人。吴全素感伤姨父不理人,把他看作鬼神,他也很生气。

  姨父家里的下人手里正捧着吃食,吴全素气愤愤地大力打他,奴仆当即倒下,众人一时慌乱,拔头发的,朝奴仆喷水的,大声呼喊的,乱糟糟。

  说的话,人听不见,打的手势也没人看见,怎么办?吴全素垂头丧气地出来,两位使者说,“你还没复活,不是鬼是什么?鬼说话人是听不见的,要办成事,还得想别的招。”

  两位使者把自己的唾沫吐在吴全素手上,让他去涂各处的门,涂好后全家人都睡着了,吴全素站在他姨的床前三尺,说让他们烧点钱。

  他姨醒了,说自己梦中见着外甥死了,托梦求钱。吴全素姨父不信这话,就又睡下去了。吴全素的目的没有达到,当然得再说一遍,这一回,连他姨父都惊醒了,赶紧翻箱倒柜,拿出二百幅纸来,让人马上剪成钱在院里就烧了起来。

  火灭后,吴全素看着足有千贯之多。两位使者高高兴兴地说,“钱足够了,但我们俩搬不动,你是个大活人,你来扛。”吴全素起初觉得这么多钱,真要扛,得累死,但想想自己已经死了,能不能活还得靠这两位,也就无所谓了。

  钱的事办好了,两位使者决定带他开开眼界。长安西市绢行有一户人家,几位僧人在门口念经,两位使者不敢走得太近,他们带着吴全素飞上了屋顶,揭开瓦看房子里面。原来这家老头只剩一口气吊着,在做最后的告别。两位使者得把老头带走,他们拿了根绳子出来,先用绳子绑住吴全素,让他下去,落地之后,让他解开绳,把老头绑好,他们在房顶上他们拉上去。

  老头(魂)被绑起来了,去哪里呢?

黑白无常的故事(黑白无常名字)

  原来这两位还有任务在身。在吴全素的带领下,他们找到了布政坊里最大的一张屠夫案板,两个使者把老人放在案子上,下死力地去推去扑,就和揉面团似的,老人嗷嗷痛哭,吴全素不忍心,为他求情。两位使者制止他说,“有罪的下地狱,有德的上天堂,这老头不能上天堂,但也不能下地狱,平生做了一些善事,又修身养性,可以托生为男子。不揉得小一点,那个孕妇怎么生?”

  等吴全素再细看老头时,发现老头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变化,全身已经变得只有拳头那么大了,他惊讶得很,但忍住什么都不打听。

  吴全素跟在两位后面,走到子城大胜业坊西南的一家,那家门口也有两位僧人在念《八阳经》。只见堂门虚掩,老人飘然上前,倏忽之间,新生儿已经出生了。

  吴全素被送回到永兴里的卧室,里面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见。两位使者用尽全力推他,并大喊吴全素的名字。吴全素只觉得自己失足就要掉下去了,忽然间就醒了,头晕目眩,很久很久才平静下来。

  衙门里鼓声响动,原来是他的姨父骑马赶来接他去宣阳。吴全素的事,他的仆人竟一无所知。

  吴全素休息了几天才恢复了些。后来,他到子城转了转,发现和那晚上看到的一模一样。他忽然觉得中个明经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他觉得还不如赶紧回老家去。

  只是等他收拾好行装,定好日子,不是头痛不能出发,就是驴子受了伤,或者连下雨雪,又或者亲朋好友来访,总之,拖着拖着,竟然就到了下场的日子。吴全素无奈,只能参加考试,却再没有往日的期待。

  意外的是,吴全素随便考了考,竟然还真的考中,一举成名。

  吴全素自知自己寿数不会很长,他笑着离开了长安。

  原来命里有时终须有,就算放弃也不行。人生不长,既如此,当好好珍惜。

版权声明:本文图片和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联系客服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utaowang.com/169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