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申请小说:程谨 陆涛》(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笔趣阁】

第1章 原因:他不ai我、

程谨被人轻轻拍了下肩膀,才从怔忡中清醒过来。他呆呆地抬起头看着拍他的人,那是一个甜美可人的女性,脸上路出职业性的笑容,用温和的语气道:“已经轮到您了,先生。”

程谨慌乱地站起身来,急急忙忙地走了两步,又顿住了脚步,说道:“谢谢…谢谢提醒。”

“不用客气。”女性笑容依然甜美,“您真有礼貌。”

听到这样的夸赞,程谨脸色微微发红,女性又伸出手指了指,道:“从那道门进去就可以了,里面有工作人员会为您办理所有手续的。”

“好,谢谢。”程谨脚步有些乱,抬头看到“婚姻办理室”的铭牌时,心尖不可抑制地颤了一下,他吸了口气,又继续往里面走去。

办公室很宽大,全是现代化的设备,结婚申请可以直接在网络上办理,通过也很快,所以结婚区域那里几乎没有人来,会走进这里的,都是来进行离婚申请的。

程谨所处在的星球很大,科技发达,空气清新,环境优美,是特定的“富人区”,也是全人类默认的“贵族血脉”居住地。这里没有乞丐和穷人,因为资产低于某一个平均线以下又没有特定的头衔的话,会被流放到其他更差的星球上去。这里也没有犯罪,因为一旦做出了违法的事,会被关押进另一个黑暗的星球,可以说,这个星球简直是全人类的梦想家园,能住在这里,是一件极为幸运的事。

然而这个星球也有弱点,那就是比起它地域的宽广,住在上面的人类数量显然有些不足。

为此最高法庭曾经出台过许多法律,譬如说单身要缴纳单身税,婚育可以得到一大笔奖金,生一个孩子能得到三年的收入,如果生了三个孩子以上,可以终身不用缴纳各种税而可以享受各种福利。然而即便是这样,新生儿的出生率也一年比一年锐减,为此有议员提议从低等星球招纳人才,将定居权的条款再放松一些,但遭到了强烈的反对,所以这一提议便不了了之。

为了保证出生率,政府想了很多的招数,而离婚需要本人亲自到离婚申请所来而不能在网上申请,就是其中一项。

毕竟大多数人想要离婚还是太过轻率,有专门的人员关怀的话,说不定能让对婚姻失望的人挽回心意。

程谨走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一位年长的女性,看起来就很温柔的样子。她看到程谨,笑着打了招呼:“上午好,先生。”又起身给他倒了杯水。

程谨接过水坐了下来,跟她道了谢,然后将自己的证件递了过去。星球上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专属的证件,证件往仪器上一扫,程谨的所有资料就能出现在屏幕上。年长的女性看到他的头衔有“上将夫人”那一项时,脸上也没有任何的异样。她一目十行地浏览完全部信息,然后微笑道:“您是来申请跟您的丈夫陆涛上将解除婚姻关系的是吗?”

程谨抓紧了手里的水杯,轻轻点了点头,“是的。”胸口却忍不住一酸。

她问道:“请您告诉我您想要解除婚姻的原因是什么?”她说着将一张牌子往前推了推,“虽然这涉及隐私,但是法律规定,我必须得问清楚,而您也务必详尽地告诉我,否则的话,您的申请可能无效。”

那张牌子里面嵌着的是用纸张打印出来的法律条文,还盖了红色的印章。程谨扫了一眼,抿着嘴唇沉默了片刻,才道:“他对我没有感情。”

女性微微皱了皱眉,其实这个结论她早在查看程谨的资料上就能推断出来。程谨结婚七年,一直没有工作的待在家里,而丈夫却在结婚后第二天就申请上战场去了外星球,在大半年后回来了一次,离第二次出发仅仅只隔了两天。此后陆涛上将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在各个战场指挥作战,七年的时间里,在这个星球所停留的天数仅仅只有五个月零三天而已,这对新婚夫夫来说,绝对是一个让人觉得冷漠的数字。

而且程谨还申请过随军,得到了政府的特批,然而他只到上将身边待了一天半而已就被遣送了回来。

按理说,以这些数字来推论,这段婚姻就足以作废了,根本不需要再多的劝解。因为再劝解下去,只会浪费面前这位先生的青春而已,也会令他错过最佳的生育期。

人类在不断的进化后,一部分的男性也有了生育的能力,而这种能力能在出生后被检测出来,所以这一部分男性可以跟正常的男性结婚,眼前的程谨就是其中一个。

女性看着面前的年轻男人,他长了一副好相貌,眉眼俊秀,皮肤雪白,是会让旁人喜欢的类型,但此刻他的神情中带着浓郁的苦闷,明显正为情所困。她又想到了上将陆涛的传闻,听闻那是个冷酷的男人,近乎有些不近人情,但因为有着天赋般的作战能力,所以从最初的一名小士兵,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爬上了极高的位置,向往他的男性女性不计其数,还传出过些许绯闻,而他已婚的身份又让他蒙上些许神秘色彩,不少人想要挖掘他的配偶的真实身份,但都碰了壁。

眼前他的配偶居然就坐在自己的面前,并且想要解除这一段让旁人艳羡的婚姻关系。

女性敛了敛神,用柔和的语气问道:“看起来您对上将大人还是有很深厚的感情,您没有尝试过用一些方法增进彼此的关系吗?”

“有过的。”程谨声音很轻,带着点疲惫,“但是他讨厌我……不、不是讨厌,是恶心。”他路出个无奈的笑容来,笑容中带着十分的苦涩,脑海中已经想到了自己那些“努力”,逼迫、色诱、主动示好、甚至不顾自身安危追随过去,但都没有用,对方看着他的时候眼睛里还是一片冷漠,甚至有些避之不及。

女性看到他的表情,心里有些感叹,声音更柔和了些,“也许是您误会了,上将大人可能天性如此,若他对您真的没有感情,兴许他会主动提出解除婚姻关系,而他并没有来这里……”

“他明天就会来。”程谨打断了她的话,嘴唇微微有些哆嗦,似乎觉得自己失态了,很快喝了一口水掩饰过去。女性有些惊愕,道:“请您说详细一点。”

“一个月前……”程谨闭了闭眼,“他说让我准备一下。”他现在还能想到自己当时接到那通通讯的心情,陆涛是从不会主动跟他联络的,真碰到有什么事,也只会叫秘书联络他,或者发邮件告知于他,主动发起通讯请求还是第一次。程谨当时又惊又喜,抖着手点开了接通的键,他看到陆涛英俊的五官出现在屏幕上,一瞬间几乎有些想哭。然而还不等他感动,陆涛冷冰冰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我于下个月二十三号回去,你到时候提前准备一下,跟我去一个地方。”

听到程谨的复述,再看着他泛红的眼睛,女性竟有点心疼,她安抚道:“兴许上将大人说的并不是指这里。”

“还能去哪里呢?”程谨惨笑了一声,“我已经想不起来他能约我去哪里了。”上将大人有应酬有聚会,但从未带他出席过,就连家庭聚餐也不会带他去。“只有这里,双方一起来是最快能解除婚姻关系的方式,不需要提前申请,不需要被反复审核,只要双方都按了手印签下名字,就能立即办理……他向来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这是他能做出来的事。”

第2章 后遗症

程谨赶到军部医院的时候,费里已经等在门口了。他是一个高大的男人,年纪三十左右,长相普通,在时下近视眼可以完全做手术根除的年代,他却还是喜欢戴一副黑框眼镜,也许是单纯为了修饰五官,毕竟眼镜的存在让他多了一分书卷气。

程谨是跟他见过几次的,费里很有礼貌的朝他行了个军礼,道:“夫人,我来接您上去。”

程谨心里着急,以往暗暗记在心里的礼仪全然不顾了,只是问道:“他怎么样了?”

“还在抢救。”费里一边带路一边道:“上将大人为了救一名下属,被虫族的人暗伤,头部被注入了某种有毒的液体,现在正被全球顶尖的五位医生共同抢救。”他走了几步,才发现程谨没有跟上来,便顿住了脚步回头,看到了一脸惨白的程谨。

程谨浑身都在抖,脚步沉重得几乎动不了。费里道:“请您冷静,医生说了,死亡率只占百分之十,上将大人很有希望苏醒过来。”

程谨还是在抖,但听到这个几率,又稍稍平静了一点,但也仅有一点而已。他看着费里,艰难地问道:“那留下后遗症的几率呢?”虫族是凶残的种族,善于分泌毒液,而且数量庞大,曾经在一个月的时间侵袭了一个小型星球,让那里的人类都染上病疫,并且都在三天内死亡,是现今人类能排到第二的敌手。中了虫族毒液的人,即便救活了性命,也会得各种后遗症。而且现在陆涛还是伤到了头部,程谨几乎不敢想象他会有什么下场。

费里抿了抿唇,神色变得更严肃了一些,好一会儿后,他才道:“百分之百。”

到手术室前时,那里已经站了许多人,有陆涛的直属上司,有他的同事,也有他的下属,居中还有一个年长的女性坐在轮椅上,膝上盖了一块毛毯,头发银白,面上皱纹横生,正是陆涛还在世的唯一亲属——他的祖母。

程谨的到来让人侧目,毕竟站在这里的并非普通民众,除了几个下属外,都是知道程谨身份的人。陆涛的上司莫斯还没开口,中间坐着的老妇人已经发出了一声轻哼,语气不善,“你来做什么?”

若是以往,程谨气焰还嚣张的时候,自然是连谁都不放在眼里的,不知道尊重为何物,祖母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他也会不客气地怼回去。但他早已不是过去的程谨,浑身便透出一股难堪来,小声道:“我……我……”

祖母冷淡地道:“这里并不需要你。”

程谨无言以对,还是费里开了口:“老夫人,程先生是上将大人的合法伴侣,上将大人无论出任何事,在法律上,程先生拥有第一知情权,所以我把他请了过来。”

秘书搬出了律法,祖母便不再开口,连一个眼神也不多给程谨。她是这样的态度,旁人也不好来跟程谨搭话,愈发沉默了起来。程谨静悄悄地靠在墙边,眼睛盯着手术室里闪烁的红灯,心脏像割裂一样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红灯“叮”的一声熄灭了,众人都躁动了起来,脸上路出担忧又期盼的神色。再等了一分钟,手术室的门就被打开,五位主刀医生鱼贯而出,显然是累得狠了,个个脸上都有汗水。等医院的负责人出来后,莫斯大将立即迎了上去,问道:“陆涛怎么样了?”

负责人路出一个笑容来,道:“已经脱离了危险。”

这句话一出口,众人都是一阵欢呼,祖母更是依着古法念了句佛号。被挤到最外围的程谨也松了口气,他想问更多细节,却苦于挤不过去,幸好费里问出了他想问的问题,“请问上将大人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是否留有后遗症?”

负责人道:“依据田医生所说,他醒来的时期应该是在四十八小时之后,也确实会有后遗症。”

众人脸色都僵硬了下来,听到“后遗症”三个字,心里不免在打鼓。要知道后遗症有多种多样的,轻一点也许只是影响某一部分日常,重一点会让人下半生都处在痛苦当中,而陆涛上将的地位如此重要,才能卓绝,如若后遗症会影响他的作战能力,那他以后就只能退居后方,一个极为有前途的青年,也许就要因此而陨落了。

莫斯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一下,他精锐的视线直盯着对方,沉声问道:“什么后遗症?”

负责人道:“没有记忆。”

这个回答让人怔忡,负责人继续解释道:“医生说,他的记忆体被毒液侵蚀了,所以会暂时失去全部记忆,性格也会有所改变。”

费里抓住了其中的重点,“您说是‘暂时’?”

“是的,暂时。”负责人语气很笃定,“田医生说,经过治疗后,他的记忆会在六个月到八个月的时间内恢复如初,且身体也会恢复如初,不会影响战斗力。”

众人听到这句话,都是大松了口气,好几个人脸上更是路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来,特别是莫斯,他更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要知道陆涛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是他最得力的下属,也预备好了未来让他接手自己的位置,要是他出了重大事故需要退出军部,那他的势力可就缺了很大一块了。

程谨一颗心也落了地,同时又有些怔忡。

失去全部记忆吗?那是否已经忘了要跟他离婚的事?

老天爷是不是看他真的有所悔悟,所以再给他一段时间吗?

得到好消息后,在这里守着的人离开了一大半,莫斯大将跟程谨打了个招呼才离开。没了旁人的阻挡,程谨终于有机会站在负责人面前,问道:“请问……我现在能看看他吗?”

负责人有些好奇,“您是……”

祖母还坐在旁边,视线沉沉地压在程谨的脸上,让他生出一股心虚感来,但他还是努力用平稳的声线道:“我是陆涛的伴侣。”

负责人很快笑了笑,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他现在还在重症病房,您只能隔着玻璃看一看,兴许看不到脸……”

程谨连忙道:“没关系。”他语气中带着欣喜的颤抖,“只要能看到他就可以了。”

负责人道:“那您跟我进去吧,老夫人也要一起去是吗?”

祖母矜持地点了点头,程谨连忙道:“祖母,我给您推轮椅。”

老妇人瞪了他一眼,语气生硬带点嘲讽,“不劳您大驾。”说着自己按了自动行驶的键,跟上了负责人的脚步。程谨顿了顿,马上也跟了上去。

军部医院是全球最好的医院,有着最精妙最先进的医疗器械。穿过森冷的走廊,程谨到了重症病房前,一眼就透过玻璃窗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人。

陆涛上将的身形优越,五官英俊,曾经被选为最适合婚配的男人,多少人对他一见倾心,程谨也是其中一个。而现在,这个优秀的男人躺在了病床上,头部那里戴上了玻璃罩,还插了许多透明软管,让人看了心惊,也极为心疼。祖母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想要站起身来看得更清楚一点,在面对程谨时冷漠的眼神,对上孙儿的身影后却充满了慈爱和疼惜,只可惜她的双腿残疾已久,压根儿站不起来,站到一半要跌落的时候,程谨眼疾手快地将她扶住,轻声道:“您小心一点。”

祖母立即瞪他,又挥开他的手,厉声道:

第3章 你真好看

田七医生的医术是迄今星球上最高明的,他做过大大小小不下千台手术,全部都获得了成功,他俨然已经成了行业标杆。他说陆涛会在四十八小时之后醒来,陆涛就真的在四十八小时之后醒了过来。

陆涛醒来后还不能出重症病房,需要在里面观察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里,他一直处在昏昏欲睡的状态,对人的呼唤有反应,但是没有回应。而在转入普通病房后,他终于真正的清醒过来。

军部医院是安保严密的地方,特别是军官住的高级病房,更是连探视的人数都有严格的要求,所以陆涛醒来的时候,除了医生外,就只有程谨和祖母还有费里在旁边。

看到丈夫能坐起来的时候,程谨激动地流出了眼泪,祖母也是一样,她拿着一块小手帕不停地抹眼角,又去抓陆涛的手,道:“好孙儿,我的乖孙儿,你终于醒过来了,可担心死祖母了。”

她的手递了过去,却并没有抓到目标物,因为陆涛将手移开了。他看着面前骨瘦如柴的老人,眼睛里带了些防备和不解,“你是谁?”他顿了顿,又看了一圈病房里的人,“我是谁?”

虽然已经提前知道他醒来会变成这样,但看到他真的一副记忆全无的样子,众人还是有些难受,连费里都有些痛苦的样子,祖母更是哀哀地哭了起来。很快费里道:“您是帝国星球的上将大人,陆涛先生,这是您的祖母,是您在世上唯一有血脉的亲人。”

“陆涛?祖母?”男人轻轻咀嚼这两个称呼,眼底依然是一片茫然,但他很快又看着费里,“那你呢?你是谁?”

费里扶了扶眼镜,道:“我是您的秘书,我叫费里。还有这位,是您的主治大夫,格尔森,这两位是他的助手。”费里介绍了一下三位医护人员的名字,最后视线落在程谨的脸上,一板一眼地道:“这位是您的伴侣,程谨先生。”

坐在病床上的男人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目光直直地看着程谨,“伴侣?”

费里以为他不懂“伴侣”是什么意思,连忙解释道:“就是您的……爱人。”

祖母在旁边愤愤不平地道:“我孙儿可不爱这个人,他们只是有法律上的关系罢了。”

程谨一阵难堪,可他心里又有些雀跃,他从来没有被陆涛这样看过,而且对方的视线停留了很久,这也是他以前从未享受过的。

“我的用词并没有错误,陆老太太。”费里道,“田医生说了,为了让上将大人恢复记忆力,我们重新引导他熟悉周围的一切是很有必要的帮助,光靠药物的话,刺激性会很大。”

老太太撇了撇嘴,这才不说话了。

陆涛对这一切显然是混沌的,格尔森医生问他现在能想起什么的时候,他也只会茫然地摇头。医生们给他做了检查,确定他的四肢并没有受到影响,才算松了口气。很快格尔森发现陆涛的视线时不时地落在程谨脸上,目光中带着好奇,便道:“今天的检查已经完成了,我觉得现在让程先生跟上将大人单独待一会会比较好。陆老太太,您觉得呢?”

祖母从孙儿醒来后,注意力也一直在他的身上,自然看出了他对程谨的格外关注,所以尽管心里不情愿,还是道:“行吧。”在离开之前,她瞪着程谨,语气中带着刻薄,“你可别使什么坏心来蒙骗我的孙儿,你再装模作样,他在半年后恢复了记忆,也会把你的伪装全部拆穿掉的,你可别想称心如意!”

程谨捏了捏手指,脸上像是被人扇了一个耳光一样,他轻声道:“我不会的,您放心。”

老太太冷哼了一声,“我才不放心。”

待其他人都离开后,病房里就只剩下了陆涛和程谨。男人的视线一直盯着他,程谨被他看得渐渐面皮泛红,他小心翼翼地靠近了几步,以往的伶牙俐齿全然不见了踪影,只觉得紧张,心跳也在不停地加速。他闭了闭眼,才轻声问道:“你、你渴了吗?要不要喝点水?”

陆涛不回答,他就只能自己去倒水,倒了半杯温水回来递到男人面前。陆涛的视线便从他的脸上转移到他的手上,最终伸出了手,将玻璃杯接了过去。

两人的手相触碰的时候,程谨浑身像是有电流蹿过,这令他的呼吸按捺不住地急促起来。陆涛将一杯水喝了,又看着他,突然道:“还要。”

他语气中没有以往的冷漠,听得程谨眼窝有些发酸。他连忙将杯子拿了过来,又去倒了大半杯水,看着陆涛“咕咚”“咕咚”地吞咽了进去。这个画面让他想到许多年前,他第一次看到陆涛的时候,他也在喝水,也是这个动作,滚动的喉结性感的让人心脏麻痹,再看清他的脸后,程谨就被爱情砸中了心窝。

男人将空杯子递回给他,程谨问他:“还喝吗?”陆涛摇了摇头。程谨将杯子放回原处,他每动一下,陆涛的视线就跟着他移动,等他转过身来,那好奇中带着炙热的目光就落回到他的脸上。程谨不太习惯他这样的视线,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紧张地问道:“我、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没有。”男人突然路出个笑容,他五官英俊,平日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只有少部分人知道他笑起来很好看,很阳光。程谨被他的笑容闪得有些怔忡,就听到陆涛道:“你很好看。”

这四个字让程谨惊愕,片刻后,眼睛里一热,有些晶莹的液体失控的从眼眶里滚落,在粉白的脸颊上留下一片湿痕。

看到他哭,陆涛上将路出无措的表情来,“你、你为什么……”

程谨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背过身去,用手背不停地擦眼泪,一边哽咽道:“我没事,对不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其实他心里是知道的,他追求陆涛多年,一直走在想靠近他的道路上,但结果却将对方越推越远。除了最开始他还没暴路心迹的时候外,陆涛对他的态度冷漠至极,连亲热都像带着一股厌烦,更遑论来夸他了。

如果陆涛对他的态度依旧,他已经不会再觉得委屈了,因为承受过太多而已经习惯。被这样夸一句,他反而觉得承受不住。

眼泪越擦越多,整个手背都湿了,泪水却控制不住地往下坠落,到最后程谨站都站不住,几乎是蹲在地上低声啜泣。在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很丢脸的时候,一张纸巾突然递到自己面前,程谨愣了愣,抬起头来,便看到了弯腰站在自己面前的陆涛,脸上还路出担忧的表情。

程谨瞪大了双眼,陆涛有些迟疑地道:“应该是用这个来擦眼泪吧?我有点印象来着……”

程谨慌乱地站了起来,急急忙忙地道:“你、你还不适合下地走,快躺到床上去。”他不顾擦眼泪就去扶陆涛,久违的触碰让他心里乱成一团,特别是感觉到男人将大半重量压在他身上的时候。

把人扶在床上躺好,刚刚那股委屈感也散了,程谨擦掉眼泪,问道:“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

“还好,就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但陆涛上将并没有很纠结这点,“过半年我就能想起来了吗?”

程谨道:“嗯,半年到八个月,你就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陆涛看着他,突然道:“伴侣和爱人……我们结婚了?

第4章 jiaochong的小少爷

程谨在撒谎。

即使陆涛失忆了,他精准的判断力却还在,所以能从程谨流路出的表情中下这个决断。他知道对方在撒谎,却还故意问道:“为什么不着急?”

程谨有些惊慌地看着他,渐渐地脸上浮现出一层绯色来,他很生硬的转了话题,“你、你饿了没有?我去拿点吃的来给你吧。”

陆涛没有追着不放,而是点了点头。

程谨慌乱地走出了病房,在走廊的时候,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他不得不倚靠在墙上才能稳住自己的身形。

他从来没跟陆涛用这样平和的语气交谈这么多的话。从男人知晓他的心思后,对他的态度就变得疏离起来,程谨最开始展开的那些追求通通被拒绝了,并且拒绝得很礼貌:“对不起,我暂时还没有结婚的念头。”

全人类经过多年的繁衍,到了他们这个时代,普通的男性已经占了六成,女性占比三成,能孕育后代的男性仅仅占比一成。在人工孕育新生命的法令没有得到通过之前,人类的出生率一直在逐步递减,女性的眼光变得很高,想要跟优秀的男性结合,普通的没有能力的男性想要找到配偶都是一件困难的事。程谨作为“新雌性”,彼时的家世又极好,父亲兄长都是有名的富豪,长相又很好看,漂亮中不失英气,而且皮肤雪白细腻,笑起来的时候脸颊上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从十五岁起,碰见的追求者无数,追人还是头一次,就被这样坚定地拒绝了。

被娇龙长大的小少爷第一次品尝到被拒绝的滋味,他难受到哭了一夜,第二天就开始查找可疑的情敌人选。他那会身边有一群“帮手”,都是为了攀附程家的财力而涌上来的人,自然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指着谁,谁就要倒霉。为此他赶走了好几个看起来跟陆涛“有情况”的人,或威逼或利诱,有时候是正大光明的霸凌。小少爷以为自己将障碍都清除掉了,就能得到陆涛的回应,谁知对方对他的态度更冷,看着他的时候,眼神里简直像含着冰霜,他道:“我是不会跟你结婚的,你的所作所为让我讨厌。”又道:“你就只会依仗家里的权势欺负弱小吗?”

小少爷简直气坏了,气到双眼通红,终于忍不住将这件事告诉了父兄。程家是财团新贵,他爷爷颇有些手段,将事业发展得风生水起,名下资产无数。但程家的人丁并不兴旺,他父亲是单传,到了他这一辈,上头只有一个哥哥。他哥哥比他年长了十五岁,程谨是母亲意外怀孕得来的,出生时他父亲已经年过四十,算是“老来得子”,把他视为掌上明珠。而兄长更是一手将他带大的,对他更为重视,几乎是程谨要什么给什么,从来不舍得让他受半点委屈。

他回去一哭诉,父兄都震怒了,心里想着这个陆涛真真是个瞎子,怎么可以拒绝自己家的小宝贝!

在短短一天时间内查清陆涛的身世,当看到他家资产的余额时,父兄都很嫌弃,觉得他配不上自己家的宝贝,然而小少爷只是哭着闹着要嫁他,两个男人便无奈的接受下来。

想到自己以前做过的蠢事,程谨现在想起来,心里除了羞愧还是羞愧。

可是那时候就是鬼迷心窍,以为陆涛就像自己以前想要的一件玩具一样,不论用什么方式,只要得到了就是自己的。却不知道,人心最难控制,无论是用金钱或者权势。他厌弃自己,便是无论怎样都是厌弃,根本强求不来。

深吸了口气,程谨往外走去,到食堂打了两份营养餐。

当餐盘摆到病床上,陆涛看着浓白的东西,路出疑惑的表情来,“这是什么?”

他记忆体有损,很多东西会忘掉,医生说这是正常的,语言能力没有丢失已经算是万幸了。

程谨连忙道:“这是营养汤剂,病人最适合的食物,虽然看起来分量少,但是能维持人体一天的机能,里面也富含了丰富的维生素和蛋白质,而且会有饱腹感。”他将勺子塞到对方的手里,“抱歉,我没有准备,明天再给你准备真正的汤。”

陆涛喝了一口汤,汤的味道很熟悉,他的味雷像是很习惯这种味道,“我好像经常喝。”

程谨道:“作战的时候,确实几乎都是这样的饮食。”其实除掉帝国星球和某些农业星球外,大部分的人类的食物都是这种,只是营养成分没有那么高,很多地方的营养汤剂的原料仅仅只是土豆而已。这是因为虽然帝国星球的人类不算多,其他星球的人群却很密集的关系,而且现在有很多敌人,一大群人都投入到了战争和防备侵袭中,农作物的种植就不太够。

但帝国星球里的人类完全不受影响。人类对美食是有天生的渴望的,虽然营养汤剂能提供人类身体的需求,但在这个星球上的人,却还是更喜欢最传统的烹饪食品,譬如像程谨,他在二十二岁之前,压根儿就没有喝过营养汤剂。

现在他仍觉得这东西难喝。

他第一次喝的时候,才刚含进嘴巴里,就立即吐了出来,嫌弃到宁愿不吃东西也不愿意喝这个。其实营养汤剂的味道并不坏,只是他以前吃的都是美食,对于这种带点甜味的粗粝口感就不适应。然而饿了两天又没有找到别的食物之后,他还是将剩下的那碗营养汤剂喝进了肚子里。

体会过饿的滋味后,他就再也不敢嫌弃任何食物了。

譬如他现在,能轻松花钱购买到的食物,也仅仅只有这份汤而已。

陆涛道:“难怪,我肯定喝过很多次,就是味道有点淡。”

“是、是吗?”程谨有些惊讶,原来在食物上,陆涛也会有所喜好,这是他之前从未察觉过的事。

并非他不愿意去观察,而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太少,陆涛能跟他共同用餐都是一件很稀有的事情。

陆涛看着他,“你也不喜欢吧?”

程谨连忙道:“还好。”又道:“我明天就带食物来给你吃。不、不行,我得先问问医生,看看你能不能吃别的食物。”程谨问过医生后得到的答案是可以,但是要忌油腻和腥辣,还有一些特殊的食物也不能吃。程谨一边听一边用手腕上电子设备记录了下来,然后再问了些其他问题,最后着重问道:“请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格尔森医生微笑道:“正常来说,还需要观察半个月,但我们会尽量缩短时间,毕竟田医生说过了,他在熟悉的环境里休养会更利于恢复记忆。到时候还请程先生要多费心了。”

程谨道:“应该的。”又跟他道了谢,这才走出了医生的办公室。

在走回病房的途中程谨再次看了看自己的账户余额,那早已低于临界点的数字让他忧心,一想到未来需要的开支,他就轻轻地叹了口气。他的目光落在屏幕上的时间表上,在脑海中预算了一下工作需要的时间,便连忙加快了脚步。

陆涛正躺在病床上,安静得像一个人偶,只有在听到开门声才转过头来,看到程谨时,眼睛明显亮了一下,语气居然很雀跃,“你回来了。”

程谨还是不太适应他对自己的态度,心跳漏了一拍,然后也路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来,“是的,刚刚去问了医生,说你可以吃自带的食物,我明天会准备好带来给你。”

《离婚申请小说:程谨 陆涛》(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笔趣阁】

版权声明:本文图片和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联系客服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utaowang.com/20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