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棒棒老金死在桥洞里

《最后的棒棒》这部纪录片里有一位特殊的人物老金,他给人的感觉总是脏兮兮的,蓬头垢面、满嘴流油,在这部纪录片里也是导演何苦出于丰富剧情的需要才邀请他进行拍摄的,作为他唯一的朋友老甘,每天都在陪伴老金面对面的聊天和电话聊天,毕竟老金的手机月租是28元,里面含280分钟的通话时间,280分钟内免费,超出280分钟按2毛一分钟计算。对于社会最底层的老金来说,用不完这些电话费对自己来说就是最大的浪费。老金最

 

《最后的棒棒》这部纪录片里有一位特殊的人物老金,他给人的感觉总是脏兮兮的,蓬头垢面、满嘴流油,在这部纪录片里也是导演何苦出于丰富剧情的需要才邀请他进行拍摄的,作为他唯一的朋友老甘,每天都在陪伴老金面对面的聊天和电话聊天,毕竟老金的手机月租是28元,里面含280分钟的通话时间,280分钟内免费,超出280分钟按2毛一分钟计算。对于社会最底层的老金来说,用不完这些电话费对自己来说就是最大的浪费。

 

最后的棒棒老金死在桥洞里

 

老金最大的原则就是节约,在月初的时候老金总害怕通话时间不够用,能跑腿就绝不用手机。到了月末发现还剩余很多,于是和老甘两个人在屋内,面对面,却拿着手机讲电话,每打完一段时间,拨通10086看还剩余多少,有剩两人再继续打。这就是生活中最真实的老金,身在社会的最底层,老金的娱乐也就只限于此。

老金的职业是捡瓶子,不是老金不想涉足别的职业,而是老金脏兮兮的形象让所有的雇主对他都望而却步,用老金自己的话来说老金曾经也在海南开过废品收购站,后来因为废品收购业务竞争太激烈,事业经营不顺才来到重庆解放碑专职捡瓶子,说起与老甘的相知相识老金总是充满了一股豪气,因为自己曾经说市里某位重要领导是自己帮忙协调过来的,自己在重庆认识的人多,拖欠老甘2000元钱的雇主无奈接受了这个事实,顺利的把2000元钱还给了老甘,因为这件事老甘和老金成为了生死兄弟,这也成为老金这一辈子最刻苦铭心的一件事情。

最后的棒棒老金死在桥洞里

 

山不转水转,老金在陪伴老甘去美食城找工作的时候发现了新的出路,捡别人剩下的饭菜当做两人一日三餐的餐费,这样的生活方式暂时缓解了两人经济上的窘迫,老甘和老金也开始躺平式生活,捡回剩菜剩饭吃饱喝足之后便每日每夜地待在自己的出租屋观看《新白娘子传奇》,,如果时间永远静止,老甘和老金也许还能待在一起很久很久,可惜时代的潮流不会等待任何人,重庆自力巷也迎来了自己的末日,最为影响城市市容市貌的自力巷就这样被无情地拆迁了,失去了住所的老金也开始了自己的流亡岁月,住桥洞成了他唯一的选择,也是必须的选择,因为他可以说是身无分文、身体又差。

后来的一段岁月里再也没有看到老金的身影,老金的手机据说在医院候诊区充电的时候被人偷走了,没有手机的老金谁也联系不上了,后来的后来又自媒体找老甘拍视频,老甘说是百分百确定老金这个人已经没了。因为2016年老金找老甘借了五十块钱,老金说自己是如果病好了就还,好不了就算了,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了。生活比你想象的更残酷,对于社会更无力相抗的老金,也许死亡是他最好的归宿。

版权声明:本文图片和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联系客服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utaowang.com/2680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