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原始雨林by扇葵(《缅北原始雨林》by阿玖txt阅读)

缅北原始雨林by扇葵
西北特种部队头狼在执行一次秘密任务时遭人追杀,误入缅北原始森林

濒死时遇见了一个神秘男孩儿,面对男孩儿的一次次暧昧举动,他逐渐深陷……

从缅北原始雨林走到京城繁华的甜蜜爱情

岂曰无衣,与子偕行。

这里被称为“魔鬼居住的地方”,林莽如海,猛兽横行,终年高温,云封雾锁,不见天日。

每年的五月下旬到十月间,是这里的雨季。森林里蚂蟥、蚊蚋活跃,回归热、疟疾、破伤风、败血症,这些在和平地区稀有的疾病,在这里十分常见,行走在其中可能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伤都能轻易要了人的性命。

这里是缅北原始森林,野人山。

此时,一个年轻的特种兵步履艰难的在林中跋涉,如果从空中俯瞰能看到他的身影的话,那将看到惊心动魄的一幕——在他方圆十米内,各类蚊虫蚂蟥紧紧将他包裹在一小片领域,在他方圆百米距离,右前方六十米一头马来熊在缓慢踱步,往左不足30步两只云豹正在进食,他头顶的高树和藤蔓上遍布着各色毒蛇,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个入侵者。

大雨连续下了三天两夜,林中大雾弥漫,五米之外白茫茫一片,不见来路,不明去处。

浑浊的积水已经没过腰身,而在积水的表面漂浮着一层密密麻麻的昆虫,它们已经如影随形的跟了一路,而在水里,树上,探出的灌木里,附着着密密麻麻各种种类的蚂蟥,这种在正常时候人看了都会头皮发麻的生物,在这里非常盛产。

而年轻的特种兵状态也非常不好,他涂着油彩的脸上已经惨白如纸,唇部干裂渗血。

这里常年保持着80%-99%的极端空气湿度和3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再加上密集的树木阻挡了空气流通,人在其中每行一步都像是走在蒸笼里,身体里流出的汗液根本没有办法蒸发。

作战服被雨水和汗液紧紧的黏贴在身上,他的步履沉重,几乎是机械的往前走,短短十步的距离他走了将近半个小时。

再细看的话,他的眼睛已经失去焦距了,根本就是无意识的在挣扎前行,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迷失了方向,或许他知道,但是真的找不到出去的路了。

偌大的原始森林里,他的身影渺小如蝼蚁,用几乎看不出进展的速度缓慢移动着,连他自己都知道,他没有活下去的可能性了。

魏禹琛全身发着高热,肩上的伤口已经因为雨林糟糕的环境而感染腐烂,自己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腐臭味儿,败血症的症状已经明显显现了出来,而沿路防不胜防的蚊虫已经在他身上不知道咬了多少下,它们携带的知名的不知名的病毒,很多都是在现代医疗水平下难以治愈或者致死的,就算是自己现在走出丛林,也活不下去了。

可是,如果走不出去,这里的消息谁带出去?

从掸邦九死一生的逃了出来,整个特种作战部队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他在队友的拼死掩护下独自逃进了野人山,他想着穿过野人山能从云北入境,但是他实在是高估自己,也真的是低估了缅北原始雨林了。

他已经走了太久了,已经没力气走下去了。

他终于停住脚步,靠着一棵参天古树站直了身体,他甚至临死都不知道家的方向在哪里。

入目只有白茫茫的大雾和向自己虎视眈眈走过来的两只云豹,他甚至连拿枪的力气都没有。

颓然的倒下去的瞬间,他仿佛听到了一声惊奇的“咦?”

长佩文学网(https://www.gongzicp.com)

迷迷蒙蒙间,他仿佛又回到了刚入伍那天,他面对着庄严的国旗宣誓:我自愿加入华国陆军特种部队,作为一名光荣的特种队员,我将严格要求自己,严守纪律,服从命令……

“勇敢坚强,敢于……”

“天啊,你终于醒了!”

入耳的声音清澈明朗,带着明显的惊喜,听起来年纪不大。

魏禹琛的誓词没念完,终于从意识的深海中挣扎了出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这是个男孩儿,看起来还不到二十。

出于一个特种兵的下意识反应,他迅速的确认了目前所处地方的情况,这是一个山洞,旁边燃着一个火堆,面前是一个漂亮的看起来没有任何攻击性的男孩儿,远处模模糊糊传来动物的嘶吼,看来自己还没有出缅北原始森林,但是至少目前看起来自己还是安全的。

他张了张嘴,嗓子干涩的说不出话来,男孩儿立刻会意的拿过来一片叶子,叶子里边盛着一汪清水,他的全身都没力气,只好张开嘴依仗这个男孩儿能喂给自己。

他表面平静,其实一直在细细的观察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孩儿,他有着符合现代文明的一切特征,穿着一身蓝色防水登山服,并不像在雨林中生活的原始部落或者毒贩。

而且很神奇,在极端湿度的原始雨林里,他居然能升起火来。

男孩儿拿起了叶子,并没有直接喂给他,而是自己喝了一口,还不待魏禹琛反应,男孩儿俯下身非常自然的贴上了自己的嘴唇,清凌凌的水顺着自己的唇齿润湿了自己干涩的咽喉,他瞪大眼睛,下意识的咽了下去,差点呛着。

魏禹琛:“……”

什么情况?

还不等他说话,那男孩儿迅速的离开了他的唇,尴尬的挠挠头,有点不敢看他,半晌才有点脸红的回头看他:“那个……我给忘了,你之前昏迷的时候喝不进去水,我一直这么喂来着,我有点习惯了……”

魏禹琛默了默,费力的从嘴里挤出两个字:“谢谢”。

男孩儿也就尴尬了那么一会儿,很快恢复了正常,上下看看他,声音带着明显的关切:“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魏禹琛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不疼了,除了全身没什么力气,感觉并没有什么大碍。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盖着一个薄薄的毯子,身上还穿着自己的迷彩,原本沾满泥土的衣服干净清爽,很明显是被人换过了。

这个男孩儿普通话十分标准,应该是华国人,可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缅北的原始森林里?就他自己一个人吗?他是怎么救的自己?

问题太多,一时不知道从何问起,就算是问,他也没有力气开口,他头有点疼。

男孩儿注意到他有点痛苦的表情,显然是会错了意,立刻抓起他的手腕搭在脉上,片刻后松了一口气,小心的把他扶坐起来,安慰道:“你身体没什么事了,就是失血过多又太久没进食,有点虚弱,过两天就可以站起来了。”

魏禹琛讶然,自己当时的身体状况自己很清楚,就算是进了医院也是很难保住命的,就算是保住了,至少也会丢一条胳膊,但是现在……

他轻轻动了动自己被子弹贯穿的胳膊,感知正常,没废。

他松了口气,看向正在包里翻东西的男孩儿。

静谧的山洞里,火光在男孩儿精致的侧脸上跳动,男孩儿鸦羽似的睫毛垂着,在经历了为时一个月的战火和丛林奔逃,这个漂亮的男孩儿的出现就像是一场梦,他有点怔楞,一时分不大清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男孩儿终于从书包里翻出了想要的东西,小心的从手里的东西掰下一小块儿,塞进了魏禹琛嘴里。

魏禹琛缓过神,嘴里醇香的巧克力融化开,他终于有了点自己在现代社会的真实感,他看了看男孩儿手里只剩下一小块儿的巧克力,许是因为吃了东西积攒了些力气,他声音微弱的说:“你吃吧,别给我了。”

男孩儿好像有点惊讶,随后笑着说:“不用,我可以打猎吃,你需要补充糖分。”

魏禹琛很英俊,在西南部队,他的脸是可以和实力一起并列排名第一的,只不过因为常年的军旅生涯,他的脸上多了几分锐利的锋芒,看起来肃杀而有距离感。

魏禹琛舔了舔唇,男孩儿立刻把旁边的叶子凑到他嘴边。

魏禹琛就着他的手喝光了里边的水,感觉自己的身体又好了些,勉强可以说话了,他整理了一下思路,决定从头开始聊:“我叫魏禹琛。”

男孩儿把他身上的毯子替他往上拉了拉,自己也上了他躺着的那块儿巨石,盘腿坐下说:“符越。”

魏禹琛:“符姓少见,少数民族吗?”

符越弯着眼睛答:“恩,苗族人。”

魏禹琛抿了抿唇,问:“今天几号?”

符越:“6月11号。”

版权声明:本文图片和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联系客服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utaowang.com/1638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